只愿被这世界温柔相待——K side

Dear Kazuya,
天气预报上说,今天的西安或许会下起暴雨。但从我的窗子向外看去,天色并不十分阴沉。我从一场宿醉中醒来,嗓子剧烈地痛,仿佛有小虫在撕咬啃噬。不想出门,不想去看那场无谓的球赛,将看爱丽丝的时间再往后延。此刻,我只想趴在电脑前,音箱里传出Damon的声音,而我给你写下这些话,我想和你分享,分享过去的4年,和过去的4天。世界在此刻寂静而单纯。

如果我站起身,右手边就是窗户,即使隔着玻璃,也能看清楼下的小花园里,开出了白色与粉色的小花,趴在瘦弱但顽强的小树干上,翠绿的新叶点缀其间。3月,日本的花儿应该也次第开放。那天看见有人相约去上野公园,我便想起那年初到东京,在上野换车。那时,我对你充满激情。
老太太们围坐在一起聊天,孩子们的笑声灿烂而自然。每到傍晚,远处天际有那么一道灰紫色的裂痕,那是夜晚的前奏。马上,或许,再过几个小时,我这里的太阳就会落山。你现在在干什么呢?Kazuya,你像我一样内心焦灼不安,充满撕裂感,表面却平静镇定么?哦,不,你知道,宠辱不惊,冷暖自知。你一向都懂。只有我傻,学不会。

有的时候,我会想起4年前刚刚认识你的那年春天。那时候,我在念高三。每天在一座天井式的阴暗教学楼里,一呆就是18个小时。我以为你是光,照亮了我灰暗的世界。
难得的闲暇时间,我在当年认识AM的那家市场里,买下JD2的盗版影碟。光碟微微转动,在DVD机里闪出蓝光。我趴在沙发上,看见你微微向左偏头,声音里仿佛带了把钝钝的刀子,金发在光影间削出凛冽的角度,眼睛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那一刻呵。自此万水千山,沧海桑田,只有初心,永不改变。
我在一套套卷子的间隙发呆,头顶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响个不停,拖长了音,像极了一曲哀歌。我拿出一个大大的本子写满思念。我写:面朝未来,春暖花开。我写:你是我的青春岁月最好的祭奠。我写:遇见Kamenashi之后的日子,突然地绵延了起来,过成了碎花的兰格子布,一跃一跃地重复着流淌过岁月那条不变的河。
学校上方的天空总会被周围的霓虹灯映衬,泛着橘色的光。我喜欢在夜晚站在走廊上发呆,耳朵里塞满轰鸣的音乐,你的,或者是那些英国男人的。手里总是呀装腔作势地拿着本政治或是历史书。仰头看着那片橘色的、温暖的天空,我总觉得时间静止在那一刻。你永远20岁,我也永远18岁。你光芒夺目,意气风发。我横冲直撞,无所顾忌。
我以为:只要不留下遗憾,就是最好的呀。青春呀,青春就是拿来挥霍的呀。
那个骑着单车,在东京的街道里一路狂奔的桐谷修二,是我高三最好的伙伴。

后来呀,后来。我离开家去了大学。你出演了月九和24H SP。
我讨厌那座古旧、沉闷而木讷的城市。但我的内心如此骄傲,我在名校念金融系,我要去Consulting或者IB,我喜欢仰着头看人。我筹划着4年后我要风光地离开,多么肤浅、稚嫩却真实的想法呀Kazuya。
你是我的榜样,我在英语课的PPT里写满了你。我在课上播海贼帆。我一遍遍地讲一个当年有恐高症的男孩儿,是如何击败内心,成为一个更强大的自己。我决心效仿你,我以为和自己较劲儿,是最好也最快的成功方法。
某种意义上说,没错呵Kazuya。我做了2年NGO,我在银行会所实习,我去了日本。我的简历谈不上强大,但也绝对过关。我的朋友圈平均大我4岁,我们交流毫无阻碍。我不谈恋爱,鄙视同龄的男生,偶尔仰慕或是调戏些老男人,内心却孤高桀骜。我喜欢做独特的那个自己,我内心深处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我总是在和自己较劲儿,我一门心思追求更好,更快,更强大的自己。
我在折磨自己中得到快感,寄望于通过这种麻木的疼痛来达到自我升华与涅槃。
而你呢Kazuya。
3年半前的10月份,我没有哭,静默而平和地接受。我发自内心的相信你,Kazuya。不和人争辩,不被人洗脑,我听,我看,我感,我闻。
然后,3年半过去了。

你还是那个你,Kazuya。你的内心如此强大。我再次回望你,这4年,这段路并不好走。我蓦然发现我错了Kazuya,原来你的强大并不是和自己较劲儿,你从来没有挑战自己。你是发自内心的热爱,遵从,相信着。你的内心一片和谐。因此而澄明。
是我一直理解错了。是我一直偏颇地以为,人可以通过把自己逼到极限,来达到突破极限。这没有错,但错了的是我的方式。我以为我可以让自己成为那个我想要的自己,末了我发现,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自己。原来,这只是一个笑话。

一年前我离开了被人视为前途无量的金融系,离开了NGO,离开了所有此前积攒的经验和阅历。我去做了记者,一个我一直想做,却一直没有勇气尝试的职业。
暗夜里我看DBS,看着你飞檐走壁,漂亮的脖颈高高扬起,像一只骄傲的天鹅。我看历年的CON,看着你明亮的眼睛,笑笑地盯着屏幕这端的我,仿佛在说,不要怕。看着看着,我哭起来。
我在异地漂了4年呵,Kazuya。有人鄙薄我,有人轻视我,有人爱护我。只是从来没人对我温柔过。因为我已经失去了温柔的本领,我都无法对人温柔,我根本不懂得怎样才是温柔待人,又怎样才能期盼别人对我温柔呢Kazuya。
我用表面的强悍、爽利与江湖气掩盖住自己的内心。我以为这样就不会受伤害,我以为如此一来,Kazuya,我就可以表里如一得彪悍和不怕受伤。
但其实,我根本只是个笑话,对吧。所以才会在那年夏天,站在红砖仓库旁的栏杆边,一根根摸过去,想象这是你站过的地方。这是Hiroto吸着烟,温柔得看着Nao的地方呢。对吧。

我无法温柔相待这个世界,因此世界也无法温柔待我。我在执拗、抗拒与焦虑中生活了4年,因此世界也以同样的偏执和歪曲面对我。4年后,Kazuya,我终于从你身上学会的一点是,你用怎样的姿态面对世界,世界就会用怎样的姿态来面对你。
你不辩解、不抱怨、不扭曲,你温柔、坦诚、坚定,你热爱工作、团结队友、尊敬前辈,你努力、积极、谦卑。
因此4年后,世界给了你不一样的天地,世界扇了那些曾经怀疑与讨厌你的人一巴掌,真相永远不会嫌来得太晚,因为当人们明白后,人们总算发现——你有多么美好。

Kazuya,教教我该怎么办吧。今后的岁月里,请继续关照。
只愿我们,能一起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illaby
2010-3-28

找不到人一起喝酒

1.
最杯具的莫过于标题。
从前天开始,我打了几十个电话,希冀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异地的朋友给了我温暖的怀抱,谢谢,所有的MSN留言手机短信我都看到了……去广州北京南京找你们喝,不醉无归。

西安的朋友们啊,你们,太不够意思了……

除了小帅哥陪我喝了一场以外,你们……
工作忙不正应该出来喝酒么?狗狗病了我们才要喝酒喝到不清醒才能忘记呀!陪妈妈吃完晚餐我们还是可以出来喝的嘛姐姐我和你喝到凌晨都OK啊……陪客户吃饭你就不能拿出半个小时陪我饮杯百威吗?考试……那是下个星期的事情干嘛现在就这么凝重…………………………

原因繁琐不能细数。总之:你们!都不够爷们儿不够哥们儿不够朋友!!

哼。

最后的最后,我一个人走去超市,拎了2瓶百威回家,自斟自饮……
话说:方俊同学你是不是该请我吃饭!我这么支持你们家……

2.
被简老师和廖老师联合骂了一顿。连印老师,你都看出来我娇羞了………………
果然,我在这方面就是个白痴。
简老师……崔斯坦老师……大芳……我错了。

3。
同征友!!

我想拉着你的手去看音乐节去吃麻辣烫去看爱丽丝去听郭德纲然后回家给你做好吃的我们一起听好听的音乐岔会儿人生苦短我说你是个傻子你说我是笨蛋……

———————— 介也是我的心声啊。亲爱的你在哪儿呢?

我身高170,体重……反正我也不算很胖就是了=-=
性格神经质古怪但是总体来说善良。现居西安。即将广州……
你说,你在哪儿呢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回忆是后镜里的公路

今晚我不断想起你。
想起7年前,还是8年前?你对我说过的话,一一应验。
We the ppl fight for our existance
we don't claim to be perfect but we're free
we dream our dreams alone with no resistance
faded like the stars we wish to be

我想你了。AM。

谢谢你一直当我是妹妹,在我漫长的青春里,带我听歌,带我喝酒,带我晒太阳聊天,带我和兄弟吃饭,带我骑着自行车去郊外,带我做兼职目睹冷暖……
第一个带我去酒吧的是你,第一个带我听Nirvana的是你,第一个让我残酷地直面自己的人也是你。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没戳穿我的幻想,谢谢你到最后都给彼此留足了体面,谢谢你在我如此愚蠢的决绝后宽容地原谅我,谢谢你在很多年后让我明白——你当年真的真的,是待我如兄妹。你是真的为我好。


后来,出现了很多人。但是,都不是你。

我早都不是那个我了。你还好么?AM。当年删除了你的号码,后来,刻意避开的那个地方,再后来,我离开了西安。挂在墙上的吉他,断了线的琴弦,奏出的音符有着说不出的感情浮现。他们为什么永远都是20多岁呢?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成长,成熟,离开,然后有更新的上来接班。

回忆如同后镜里的公路,延展开来,漫无边际却再也无法回头。
而我向着未知勇往直前。

有时候我会想,午夜微醺的时光,你会想起的是怎样的过往。
会不会很疯狂,会不会很难忘,会不会载满无法言明的忧伤。
像伸缩的弹簧,给一点力量,就能株连出所有消失了的愿望。



But....
But my God woke up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 bed
We gave you everything you ever dreamed of
the wheels of your life have slowly fallen off
you have to give it all in all your life

And all the time
I just ask myself why you really here?

看球杂感

1.
你很难说清楚这种感觉,整个晚上像一出铺排精美格局考究,偏偏演员们都穿错了戏服、上错了场景的大戏。曲终人散之后,热闹、足够回味,却总觉得有那么多遗憾。

Bex穿着红黑格球衣出现在OT,就像米老鼠打扮成史莱克还洒了点Chanel No.5一样不伦不类。
而用22分钟时间,去送别一个用赤子之心深爱足球的伟大射手,让他离自己最终的目标只差一个进球,永远只差一个进球,也未免太过残酷与悲壮。
而用一周时间,去送别三个曼联7号——呵,多像同时和我自己的看球青春say goodbye。

2.
有一天,我不会再在球场上看见你了,Pippo,我知道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不过,我也并不觉得很遗憾,因为你已经比我曾经做梦做到的最好,都好出了更多。
你有冠军杯、世界杯、世界杯进球、冠军杯决赛的两粒进球,37岁了还在冲击更高的目标……
这够了么?不,这不够,对于你来说,足球,永远没有“够”的那一天。冠军、进球、胜利……你贪婪,而且永不停歇。
昨天晚上,隔着电视屏幕,我突然觉得你触手可及,瘦削、略微佝偻、皱纹与黑发还有那条丑丑的发带一如既往地醒目,不变的还有急迫和渴望的神情。凌晨5点,我坐起身来,定定地看着你,想起双子星、威尼斯、Bobo、98年的泪水、转会、我也是有恨的、30球先生、伤病、捷克、利物浦、泪水、笑容、黑发、蓝衣……

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是亚平宁半岛的绝色。
有一天,我会特意去皮亚琴察告诉你,无论那时候你是教练、职员还是单纯的丈夫父亲——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 那时你是年轻男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如果你还能战斗,就请继续战斗下去吧。我不能说出“够了”“无憾”这样的话,因为你是不够的,是有憾的。我只能说,我希望有一天Pippo,我能成为你这样的人。选中它,追随它,热爱它,成为最好的那一个——即使不能,也要成为最努力的那一个。
  
3.
在英国,我最爱的球场上,我最爱的人和我最爱的球队相互为敌,我最爱的球队让我爱上的初恋现在代表我最爱的人的那支球队与我最爱的球队相互为敌。
嘛……讲绕口令为我强项。
Once a Red,Always a Red。
David Beckham,你知道么,你最大的优点和最大的缺点都是——你是个好人,而且忠实。米兰不是,皇马不是,美国更不是,你的家,从头到尾都是在这里。

Welcome Home Bex。

4.
我不敢和Renee讲话。
这是一篇尽量避免煽情的日记。因为欧足联实在是狡猾狡猾的,一手导演了这出虐死人的大戏。所以虽然我们已经上钩了,可还是要碎碎念——这样是不对的。
CR为RM进的那个球,真漂亮,体现了他的技术特点和身体素质。但所谓命运,就是如此而已。
就像我们都还在高中时,谁能预料到,Owen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因为冠军杯前往皇马,因为世界杯来到曼联……结局,结局就是这个样子了。

几不成章的日记……
乱七八糟。聊表心志。

闺蜜间的扯淡

1.每次见粗话姐,都从内心深处感到平和与放松。
再也没有一个姐姐,能像她一样,看着我从16岁的张扬跋扈,青涩的大学时代直到如今。我们的交流轻松、无碍而且总能找到共同点。无论是工作、爱情还是心生的愤懑之情,我们之间毫无代沟。
今天我们交流的重点是——男人如鞋子。
男人如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
男人如鞋子,外表光鲜的有可能会让我们受伤,外表丑陋的却有可能陪伴我们走很长时间。
男人如鞋子,贵的不一定最好,但便宜的一定不好。
男人如鞋子,挑拣到最后发现,我们喜欢的老是一个类型,但这也不妨碍我们找一些别的试试,虽然大部分都很杯具。
男人如鞋子,每换一款新的,都会让我们不由自主怀念上一款,那款多合脚啊,但我们即使是冒着脚受伤的危险,也很难再穿回上一款了。
男人如鞋子,妈妈说不好的,一般都不怎么好……
男人如鞋子,这双你再喜欢,还是会觊觎下一双……

男人……
根本不如鞋子嘛!!我这个月都买两双鞋子了,可下一个男人在哪里?

2.
Mary:至于卡卡,他现在俨然已经和C罗成了新一代官配=-=于是我觉得KAKA的一切都不虐,都变得欢乐了起来……
冰原:C罗与卡卡,大概就是田伯光与令狐冲的交情…

Mary:我下次见了Pippo,也要说Pippo Marry Me。
冰原:你一定要说有创意的让他难忘记的话。这种别人叫过很多的…………比如你要是说PIPPO, MARRY BOBO,看看他什么反应……

冰原:就我见过真人的感觉而言,13哥一看就是可以放心嫁的人
Renee:13哥当然是可以放心嫁的,你看看加布长得都没有人样了。

Mary:大因大概是唯一一个他越残我越淡定,觉得他最好残到完全无法再多看一眼。于是我可以说:和你当初青葱美人进300球的9号时代相比=-=我更爱你如今……看起来还不如犀利哥的容颜=-=

冰原:其实坐在某因家外面的长椅上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这么做很奇怪,很……感慨,有一点苍茫,当时我很想有随便哪个因迷在身边,可以一起抒发一下,但是没有人,有MSN,但是……只有小甜在。你知道我在某因家门口时,我们讨论什么么,讨论严肃的政治问题…………中国政治民主化。然后我不得不跟她说,你先给我二十分钟,容我感慨下。你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因迷不见过不!!!!!!!!!!!!!!!!!!!当我在某因家门口,感慨人生,追忆当年,她要和我讨论中国政治民主化!!我会精分的
Mary:这。。。真是当头一盆冷水啊。人明明做梦,她却要在旁边念叨,诶诶,再不起床就迟到了,这个月就扣工资了……

3.
半夜三更我和Renee开始讨论彼此苏过的人。
她和我共同苏过的有一个人是一致的——杨过。
她还苏过:竹野内丰、吴奇隆、樱井翔(这个其实真的很值得苏,除了身高)、刘烨、Lost男主、大神和CCAV某评论员(是谁我就不说了你看我多给你面子Renee)
我苏过:黑骆驼和龙少的结合体(细腰、禁欲、有担当——除了身高这简直就是我的dream guy),大神在Good Luck里(因为这到今天我都是机长制服控)、乔治克鲁尼、Chris Martin(我好嫉妒Gwenyth…………)、Kurt Cobain(完了暴露了我是21世纪初上世纪末的文艺小青年的身份!)、苗师傅(老男人)和…………怪兽(老男人+吉他手!喵)

基本上这奠定了我的基本喜好。从我遥远的13岁到现在……
一步一步地从20岁左右的惨绿少年,到今天40岁左右的保养良好老男人……
我的时光是怎么蹉跎的,从这个list里就能看出来
当然Renee同学,我一直觉得我的品位已经很糟糕了,可逆刷新了我的下限。于是我心满意足了。

4.
写稿夜,果然中意扯淡多过写稿……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