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的世界里只有我们

午夜时分,在酒店的房间里面对着云力思,听她侃侃而谈对泰雅族文化的理解和传承,自己的坚持与无奈。某一个时刻,我觉得我们都漂浮了起来,在空中旋转着,有什么东西包裹起了我们,我们是浑然为一体的。那一刻,我的世界里只有我们。

这是我的第一次采访,独立完成的专访。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好运气。只是偶然的几句聊天,蒋老师说:那就你去吧。
只要你敢去,我就敢发。
诚惶诚恐。但我并不恐惧。更多的是激动兴奋与好奇。我有一种使命感,觉得自己站在了自己人生的拐点上。

这并不是一次多么值得拿来夸耀的专访,因为技巧那么生疏,准备的时间也那么仓促。但这是我的第一次,第一次和自己梦想中的职业的亲密接触。

云力思说,GAGA的意思有很多很多种。文案里的分享是一种,给别人留有余地也是一种,但归根结底,它的意思其实是人与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互动与反应。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而所有这些,都在影响着这个世界。
而我与云力思的这次GAGA,给了我信心,勇气和力量。
这个祥和安然,但却对自己所信仰的东西无比坚持,因而焕发出了巨大的力量的泰雅族女人。让我从心底油然而生一股敬意。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样的吧。作记者,是我的梦想,尽管被很多人耻笑,很多人表示不解。放弃银行和会所,放弃Top500,放弃丰厚的工资和在CBD上班。但是此刻,我觉得自己周身无比轻快。有一种冥冥中的无形力量在感召着我,这是我能对这个世界发出的GAGA,也是因此而来的世界对我的GAGA。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我都只能也只要一力承担。
因为这些,都会变成未来我人生中的重要积累与沉淀,支持着我继续向前。

多谢老茧,多谢王子,多谢Stephen,多谢邮差,多谢lo。
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天,我完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专访。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Good Job!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