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话闲愁,不少烦绪。

1.想写篇东西怀念2年前的13小强,还有当年萌到飞起如今平淡无味的雪成。
犹豫了两个晚上,还是没有动笔。无关懒惰,也无关激情,只是觉得当年事再回头,仍然看不透,道不明,感情和2年前相比,最多多了点俗不可耐的岁月催人老,光阴使人残的感叹。但事关选秀这门学问,我却委实懂得还是不够多。13小强的近况,我就更加没有研究了。即使当年如此地疯狂了一把,追了3个城市,做了2场巡演,关于选秀,我还是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
所以回忆起那个夏天,余下的,只有一声叹息。转头,不如归去。那是属于刚入职场和青春末尾的一次狂欢记忆。选秀的魅力就在于颠覆,飞扬跋扈的征服,勾心斗角机关算尽后,残落的一地繁华。那种参与感,是无与伦比的。
我不是个职业的秀粉,也不算专业。只是那年夏天,我的确是有爱和热情的。这就够了,就像15个男孩子,在那年夏天,他们都真的是有梦想的。

2.《荒人手记》《天使的愤怒》《拥抱逝水年华》,最近的阅读。一如既往地杂乱和偏文学性。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写杂文写得好的人,也从来都不是一个慷慨激昂,惜字如金却能一针见血的人。我就是我,从某种意义上说,铺排和词藻,是我的一个特点与标签。虽然我不喜欢给人贴标签,但发现粗糙的表皮下,内里细密的肌理与精巧的血管的快乐,更是无法比拟的。
这是我的特点,我不该避开他。

3.芝士焗番薯,这是我在广州的最爱。9月2日回南京。不知道这一次要停留多久。
采访张悬的过程很快乐,我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带点刻意的随意,这不过份。重点是她骨子里的骄傲和敌意,她并不是一只刺猬,更多的时候,她也不想自卫,因为大部分人连伤害她都不够格。
她说,如果可以,想做张爱玲。想体验那种游走在边缘,濒临失控,却始终有掌握的感觉。我其实很有冲动告诉她,你已经是了。
在五大唱片的Live House艺人。不管她是刻意摆出来的姿态,还是真有其事。张悬这个姑娘都极度聪明,她找到自己想要的,然后用一种别人能够接近的方式,婉曲地表达出来。我看好她能超越陈绮贞,因为陈老师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样的女孩子是危险的,但带有一种古怪的魅力。基本上想要接近她的男人,都应该对自己的体力,智力和容忍能力重新评估下。只有最有智慧的男人才能够掌控她,不,或者说,谁都是掌控不了她的。能掌控张悬的,只有她自己。

4.广州大道中289号,这个地址近乎变成了我的神殿。
我和LJ说,初到广州的那天,飞机降落已是11:30,仍然央着朋友开车绕到报社,从广州大道上打开车窗,探头向上望去,暗夜里“南方周末”四个大字闪着冷冷的红光,陈海说“像枭首”,我只觉得满心满眼里都是敬畏,那是我的不可动摇和不可亵渎的神,寂寞地守候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守望与青春。
后来,大家都成了丧家犬。但都有着各自的乡愁。对于他们,和我来说,这个地方,也是永远的乡愁的一部分。只是家已丧,唯有愁,何以不永殇。

LJ问我,如果有一天,你进入了那座枭首,有一天,你却又要离开,而且是主动离开,你能想象么?
其时我只想回答:我从来不惧怕改变。
但我是能想象的。就像当年我满腔热血去到AIESEC,后来又毅然离开。不是不爱了,不是不眷恋了,不是被迫离开,只是我发觉,离开是一种更好的接近,放弃是一种更彻底的拥有。

只是此刻,我只想能够进入广州大道中289号,只想与这里朝朝暮暮,长长久久,不话闲愁,不少烦绪。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不给我签名……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