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始终不过是个人

不太靠谱的事儿中一定有一样,就是在KTV连唱一首歌4遍。
从古早的梅艳芳坐一码头边上不断抚弄风中的长发做出种种风情姿势实际傻到不行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MV版本,到演唱会上抬头无语问苍天版本,再到郑秀文去年东亚群星演唱会上唱得悲恸欲绝版本(没错这版本我唱了两遍)。
这首歌儿叫《女人心》。

谁自愿独立于天地痛了也让人看
你我却须要在人前被仰望
连造梦亦未敢想像我会这样硬朗
但是又怎可使你或我失望*
看着眼前人睡了和幸福多接近 等了多年这角色
做你的女人 我没有权来令你
承受太多的情感

但我始终不过是个人。

晚上回宿舍,草民同学晃荡着两条腿问模特姑娘,“你还认识被包养的人啊?这一行太适合我了。”
有固定工作,收入丰厚,还有泄欲渠道,以及最重要的自由。
模特姑娘答曰:有。遂详细分析她的某夜场模特朋友被大款包养后的幸福生活,我们听后都喟然长叹,读这么多年书还不如人家夜场模特!

言毕。我爬上床赶稿子,草民姑娘上床做网申,大家继续为自己未来可见的那一亩三分地默默辛苦耕耘。

凌晨等人,到4点。
睡去。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时分,火速收拾行囊,背起欲望,奔赴火车站——作甚?去上海见renee同学是也。此去一别,又是经年不可得见。
女人没有爱情,有朋友也是好的。我们总归都是人。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