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的睡眠不好,虽然入睡时间并没有更晚或提早,总是凌晨3点左右入眠,但做梦的频率却大大提高。
梦见约某人出去吃饭,他说,不了,有人在家等我。
梦见在飞机上向下看,突然旁边有人叫我,一回头,是多年没见的老友。
梦见在楼梯上向下走,走啊走,怎么也到不了头。
梦见找一样东西,却死活想不起来在找什么,只是一直在奔跑。
梦见和老师们一起吃饭,我很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

有时候,不过这种时候很少,会心血来潮扮演一角色。
比如昨晚扮演的就是哀怨的少妇。直勾勾盯着少少的后脑勺,口道,“郎君,你怎能不要奴家啊!”
扮演这个角色的要诀是,眼含情嘴含怨,蹙眉头侧低头。肢体语言也要配合着,最好以一只手的力量撑着坐卧在床上,另一只手兰花指状指向对方。
结果就是少少被我吓了一跳。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