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博-只说风月

被教育——更博太勤不好,不更博,那就更不好。
遂来更新之。

依然从吃喝说起?一周前突然猛烈思念家乡,从心到胃,当然主要是胃。一个电话打给爸爸,吃食速速寄来。于是从遥远的祖国西北快递到祖国东南一个纸箱,穿越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从6度到26度,珍贵吧?这是我吃过最珍贵的太阳锅巴,红星软香酥,回民街绿豆糕和阿香婆辣子酱了。
人在南方,我胃却仍是北方胃。这边人欢喜吃生蚝,肠粉,或者双皮奶。我对这些美食,也是统统来者不拒,但若是有凉皮、哨子面再加上一个辣子夹馒头……呜呼,我宁可少吃两只大闸蟹!

吃货如我,每天晚上从报社回家,定要先绕到报社南面,在ok便利店买上一个牛油菠萝包,咬一口香酥甜咸,一路慢腾腾沿着广州大道中289号的后门摸回家。若是碰上周三周五,就不妨再绕远一点,直到五羊新城的华润万家,水果、熟食、小吃……腰围在哭泣,胃却在感激。我这么偏心,当然只爱嘴……

人生吃喝玩乐四字,缺一不可。吃喝完毕,玩乐自然也不能摒弃——要不然各位看官一定以为我是个缺乏生活情趣的人。哎呀呀,可要不得。
板材队再次出击——精神可嘉,可惜技术实在不敢恭维。也难怪,一群肚腩多过吃的牛腩的中年老爷们儿,能指望什么呢?黄老师问我:这场比赛,我们的缺点在哪里。诚实告知:一个再弱点的对手……
某天晚上,在广州大桥下,一帮人斗地主、赌钱,凉凉的风吹过,空气中漂浮着啤酒的涩味儿和淡淡的烟味。嬉笑、哈啦,新婚的幸福,久别的老友,烧烤上来了,哄抢而光,再上,再光,带点荤腥味儿的笑话,昏黄的灯光,操着半生不熟普通话的服务员……
突然就觉得,我真的不想走,不想走。

看了《Emma》,2009BBC版。看了Tokyo Dogs和Real Clothes,本季唯二两部。正在看《North and South》,看《Sense and Sensitivity》。
读《幻影书》,《南方与北方》,《Clock without Hands》还有《曾经》和《中国猛博》。林夕写杂文,写得真够烂的。他的逻辑从头到尾都是一个。
信佛信得丢了逻辑、可怜兮兮,不如不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看的我都饿了……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