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ird

I'm sitting here like a silent bird.
you try to understand the symbols of my hand.
i am like a rock that has turned to sand.
——edge of sanity《purgatory afterglow 》

周六晚上去采访,我和她,还有他坐成奇怪的三角形——我是说我显得很局促不安,坐在一张小椅子上,头和身子保持着90度的转角。他们俩躺卧在我的对面。
杂碎地聊着,没有章法也没有头绪。
忽而想到一个问题,就絮絮叨叨地问,然后记下。这个女孩子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她有一张苹果样的脸,不是红扑扑的,而是圆圆的,发着光,很健康和青春的样子。而且笑容意外地带一丝羞涩。
想起来他对我说的:其实她很羡慕你。
我并没感觉到太多羡慕,却感觉到她带着一份好奇心,在张望着这个世界。
这个和她之前的世界差别还蛮大的空间,满墙壁的书和碟片,没有酒精也没有烟草,有时候他吻她,和她做爱,但那是因为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她开始上学,开始弹钢琴,会一点点英文。他埋怨她不好好学,她就抽起枕头打过去。
她的两条腿很漂亮,不是细细的那种,而是形状很好,虽然不长,但比例不错,皮肤也好,形状上比我的O形腿好看多了。

我其实发自内心地很喜欢她。
但不知怎么的,坐在她对面,我老觉得我像一只silent bird。常常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仍然很聒噪。扯一扯,聊聊,漫无边际,空虚填满整间房子的每一个间隙。有时候我真想长出翅膀飞走,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在撕扯着我的羽翼。

背后的窗子开着,冷风吻着我的脖子,从衣服下的空隙中钻进来,我一抖擞。

从他家出来的时候我看眼表,3个小时,宛如一场漫长的征战和等待。我在和一个力量搏斗,顺便在焦灼地等待。到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等到了没有,也不知道胜负如何。
但这也都不重要了。我跑去上下九,喝了一碗热乎乎的双皮奶。
然后回到杨箕地铁站,在冬日的冷雨里,快步走回家。关上房门,冲一杯热茶,睁着眼直到天明才睡下。

梦里我真的成了一只silent bir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