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不公

1.和北京的一个媒体工作者有一搭没一搭聊八卦。
聊着聊着发现:我靠我们为毛都如此热衷此道。不不不,不是那种谁婚了谁离了谁死了谁生了。而是XXX搞什么事儿的起因是什么,为毛要遵从此道,为毛不那样,最后其实他的特点在哪儿,问题在哪儿。哎呀呀天道不公我意难平啊。

不过就是这么回事。

2.说回正题儿。
这个魔幻的世。超现实主义的国度。又给了我一道惊喜。
16个小时前,我在市政府和城管局门口,目睹、观察并参与了这个城市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群体性事件。全程相当high,像一场盛大的狂欢。
有一忽儿,我站在市府门前,背后,是参天绿树、民国时期留下的雕梁画栋的市府与神情肃穆的三层警察。而面前,是高举手中白花花的传单——反对垃圾焚烧的番禺人民。他们坐在地上,仰着头,望着天空,举起他们的双手。太阳直射向那些洁白的纸张,反射出明亮的光。
不知道是不是那光的原因,我眼眶突然有点儿湿。
S看出来了没有,我不知道。但他转过了脸去,不再看我。

整个场景相当HIGH,像一场盛大的露天拉歌会。几个关键词:刘天昭。世上只有妈妈好。黄老师和万太。推特和微博。大妈们。
天昭姐姐全程像在跳舞,积极参与,全场最佳女主角。
用世上只有妈妈好来回应警车的高音喇叭,风中凌乱。
黄老师和万太,本单位的杰出代表。
推特和微博正式宣告日报死亡。
大妈们甚好地利用了自身优势——年龄大,嗓门大。

3.另一件事儿。
我写了篇自我感觉良好,编辑也反应不错的稿子。关于一部最近上映的电影——《我的唐朝兄弟》。虽然,因篇幅受限,上版的文章不大能保持原样儿。但我仍然得推荐这电影。
不是因为导演已经知道了我这博客,而是这电影确实拍的不错。
——最起码比《2012》、《熊猫大侠》、《火星没事》和《花木兰》都强,真的。看这bo的人都是我亲密无间的战友们呐,你们要是最近要去电影院,就看这电影吧。
周末、三联和我们都做了的电影,其实还真不多。一个新导演的就更少。
而且——导演是个帅哥,虽然已经39岁了。脸上的褶子多得和百褶裙似的。

4.最近几乎所有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东莞和番禺这两个稿子上。
写到无力。
东莞的稿子写了10000多,X老师说,这稿子值得大作。20000以内都OK。匆忙的补采。那天晚上他们在搞家宴,我和她坐在屋内,细细地聊,揭过去的伤疤。电视里放着《宫心计》。她的注意力时而被吸引过去,冲我不好意思地笑。
给我看她背上的纹身,一只磅礴的蝎子——这个女孩儿是天蝎座。
那晚我误了最后一班车,只能等夜车。寒风,午夜,我在露天站了一个小时——那天是广州最冷的一天,6度。风吹得我无比冷静。对世界、人类和爱情,突然充满了美好的想象与悲悯。
简而言之,就是那一瞬间我突然非常圣母。
而番禺的稿子则被诸多的线索搞得无比之繁复。有时候头痛,一遍遍地看那个范文。不知道自己能完成到什么样子。

除此以外还有一大堆的小稿子……

5.人和自己较劲儿,是最没劲的。
因为你赢了,也会发现没有快感。

6.昨晚翻出来led zeppelin听。然后又想到了sex pistols。
我就喜欢这种毛毛躁躁的,god rape the queen的劲儿。你说谁比谁高尚多少呢?不外乎就是解构与被解构两种。既然这样,我宁愿主动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小M,加油!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