拧巴

这事儿就是这么拧巴。写稿子写得焦灼、停滞了,就想写博客。
想写什么写什么。管你是谁,你都管不了我。
但稿子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弄得我心里很苦很苦。

最近狂看Woody Allen。我就是喜欢这种中产阶级电影,端着拿着,但是驼毛大衣底下下面全是跳蚤。不是坦率地给你看,而是露个边儿出来。而且是晒自己的大衣。
S老师说,你怎么敢下定论呢,XXX的电影就是怎样怎样的。我发誓我错了。

我对番禺的稿子完全失去了信心。怎么写都觉得是漂着的。
算上这期出现的艾钟离这个名字。我在本刊就有仨笔名儿了。麦小兜写电视和异人,顾知非写新知再加上艾钟离写旁观娱乐——下期我还要写潮流,估摸着可能又要加个笔名?那就4个了,我真可谓全能也。
Jessie对我说过,你得下定决心选条路走下去。你不能什么都写,就会变得杂而不精。我写过金融危机、上市、某行业危机、老板、歌手、导演、作家、律师、群体性事件、社会最底层人民、专家和砖家、社会问题、动漫产业、科技、伦理、电视、电影外加一大堆异人。
但不能这样。有个套路,我现在琢磨出来了。可老这样多没意思啊。
X老师说:你应该去做个调查记者。大家一听说我金融系毕业,又纷纷起哄我应该去写商业——财经背景多吃香呐。写文化和后窗稿的时候我很快乐。我又对什么Google Wave啊,Windows7啊特有兴趣。
这事儿就纠结了。
全能的意思就是全都不咋样。

昨天看了都市报记者写的稿子,同题作文。让我想起来天下霸唱那篇稿,多生涩的年代啊。叙事模式和体系,和那个时候很相似。

半夜3点接到某人短信。我好不容易早睡一次——其实也2点半了。短信内容始终围绕下半身。这就没劲了,真没劲了。所以我没回。
你说你多没劲啊,我们就见过一次。也算相谈甚欢,彬彬有礼。后面就再没聊过任何实在的内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天下霸唱的日子也没过去多久嘛。说明你成长得好快啊。
另外我觉得艾钟离这名字特喜感。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