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老师

和焦雄屏聊电影,聊得很是开心。
发现我们都一样觉得陈凯歌的艺术生涯是走下坡路的——最棒的作品是《黄土地》。然后一部不如一部。《霸王别姬》稍微回来一点,但徐帆和李碧华,当然还有张国荣、张丰毅、葛优和巩俐集体爆发的演技都功不可没。我说,陈一生最成功的作品是2个,《黄土地》和《秦国人》。焦老师连连点头,说,还有一个,《少年凯歌》。于是大笑。

听某第六代导演的八卦,发觉骄纵真是人的大忌啊。我悄悄和老师说——做娱记比社会记者辛苦多了。

焦老师喜欢用“霸气”来形容内地电影。我发自内心地明白她在讲什么,然后甚为欢喜。这是一种默契。

问了我一直以来最想知道的问题,为什么台湾电影的镜头都是对准青春的,那些少年意气的美丽与哀愁被无限制放大。得到了我喜欢的答案。
而且,焦老师也觉得《一一》里面,塑造的最好角色其实就是小孙子嘛。

客串了一天文艺青年,甚为圆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你不用客串,那是你本色……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