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Should Be Life

1.看了2个episode的Grey's Anatomy。突然想起某年冬天,和FJ还有另一个我记不清面目的人坐在PK外面那条小吃街上,穿着大衣,冻得直哆嗦。他们要了肉串和啤酒,我吃了一点,喝了一点。真的只是一点——我们呈三角形地坐着。说着他们要找internship,啊,是了,那是2年前的日子了。那时他觉得PWC的intern都是不错的,后来他去了Inbev。
那次我们聊到了Grey,他纠正我的发音。就着啤酒,我们所有的谈话都是浮着的,像一张扔在废水沟里的纸,和着乱七八糟的污物直冲向下水道。可是,可是铁的栅栏挡住了。焦虑,一遍遍地冲击,最后失去了方向。后来大概被空气分尸了。
2年都过去了呵。

2.没想起的不是忘记。
到了晚上,我老喜欢回忆。回忆总是温柔的。有时想到一些非常不好意思的瞬间,就会扯过来被子,呜呜咽咽地翻滚一会儿。有时候会非常惊讶又欣喜得发现一些我根本以为自己不会想起来的事情。通常,都和气味之类的有关。我多么喜欢吃呀。

3.失控。体现在我身上,就是Mcdonald的汉堡,狂热地想吃蛋糕,喝可乐和奶茶。因为多么焦灼啊,多么匆忙啊。这些食物不需要思考,不需要衡量,不需要品味。只要咀嚼,吞咽外加消化就成了。
本质上说,这是个发泄和自虐的过程。

4.又回到这样杂乱的,碎片式日志。
我仿佛每次失去自信心,或者崩溃,或者疲倦时,就会采用这样的方式。

5.男女关系是什么呢?sex or love?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脱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我只提问,没有回答。

6.迷恋双皮奶。甜品可以令人放松,最起码不会整夜整夜地做恶梦,梦见一大堆不相干的人和事扯在一起。然后睁眼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衰老。

7.Life Should Be Life。这是这个星期收获最大的一句话。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