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倒叙

1.我根本无法接受《十月围城》的逻辑。这是这部电影的致命伤。
第一,我不能接受我在房间里开会,一帮人在外面为我死。第二,我不能接受我为一个在里面开会的人死。不管他是谁。
于我,是没有神的。原因很简单,如果他是神,我根本不会死。
所以我是如此喜爱这部电影。陈可辛太聪明了。这电影完全讲得就是现在社会的这点子事儿嘛。

2.Taking Woodstock。这部电影的相关影评忒多。但我得说,我觉得唯一写得好的是困困博客的那篇。

3.周六去看纵贯线。意外的是,我在小小鸟那首歌给哭了。
毫不夸张加掩饰的说,这是一种矫情,而且还是个矫情的杯具。所以按下不表。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罗大佑是一个如此骚包、如此放荡、如此聪明、如此洒脱、如此睿智的老男人。我多爱鹿港小镇皇后大道东亚细亚的孤儿爱人同志恋曲系列美丽岛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是这样的老男人,就算他都80了又如何,还是要毫不犹豫地扑过去呀!
某天晚上和乌丫姐姐聊天,说到男人,我说我就是要28-32岁的。够成熟,有一定经济实力,开始琢磨要安定,比较宽容,不那么矫情,不那么难搞,不那么弱智。
一步到位。
可是,可是,可是如果是罗大佑或者Woody Allen,那多少岁我都不介意啊。

4.鉴于这个日记是流水账的倒叙。所以再倒叙一天,圣诞节晚上我和两个海龟去喝酒。我突然就想起来对呀,其实其中一个的人生是我曾经以为我最想要的人生。Columbia毕业,不过他学计算机我是打算学Communication的。然后在HK工作。
然而现在,我每每踟蹰于广州大道中那座像一只四脚怪兽样的天桥上,远远地望着289号,着迷地怅惘,要命的迷恋。

5.平安夜晚上赶稿。但其实我这一整个礼拜都是在赶稿。没有一天睡得超过7个小时。
今晚我还有最后的1000字要写,然后就结束了这一整个杯具的星期。
所以,我由衷地大笑。笑完以后,继续赶稿。

6.GQ和Esquire的本子都很漂亮,我更喜欢Esquire的。可是GQ的文章更有质量。
于是我买了2本。我会不会是唯一一个痴迷男性时尚杂志的女性呢?MD,谁让女性时尚杂志都是帮不穿秋裤脑子里是浆糊和钞票的人做的呢?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你说出了这电影的一种精髓。
人一个个死的时候,我后面有人吼,开你个NIANG……

No title

回复1:第一和第二下来,再次说明:你是右派。
回复6:你的最后两个问句,自一年前开始,亦不时在我脑中盘旋。恭喜你。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