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意在夜里翻墙

恨意在夜里翻墙,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
——by 李宗盛

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像李大哥这样活了五十多年的人,早已明白,有些事儿不能强求,有些人儿不可接近。要不然,那就是一团火,烧伤别人,灼热自己。

我的朋友们从四面八方相聚而来,又先后离去。为了学业、事业、爱情、亲情,每个人都有千百种理由到来,又有千百种理由离开。机场是我们共同的停泊点,而相见的时刻又那样短暂。我想念你们,尽管你们分布于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加拿大……尽管深夜的MSN上常常只剩下你们和我而我们又彼此不发一言。但那些弥足珍贵的时刻,却让我念念不忘,对那些在寒冬夜行的时刻翻来倒去地纪念和重述,并且在想象中赋予更加美好的面纱。

突然非常想听Coldplay,但豆瓣电台里翻来覆去的是Franz Ferdinand和Keane。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暗暗比较了很久Keane、Coldplay、Travis和The Fray,到底哪一个才是我所爱。最终我还是那么喜欢你CM,喜欢你低头笑起来的样子,略带点羞涩看镜头时候的彷徨,喜欢你的小女儿apple,我那么羡慕她。
我不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但其实,整篇blog都是在讲一件事,一件我不能在这里启齿的事情。事关我的痛苦、沉寂与自我的放逐,我在这种折磨自我的边缘中痛苦得挣扎,却得不到解脱。我那么弱小的原则性,在这件事里却显得那么无坚不摧。

就这样吧。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