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ita——一个虚妄的泡沫

80后的闺蜜添置了一件蕾丝桃心图案连衣裙,附带一条亮粉色绸缎发带——对我“扮嫩”的斥责嗤之以鼻,“世界迟早是那帮Loli们的!”与此同时,70初的老男人则在午夜时分的饭局上,混着啤酒泡沫和一股子的辛酸凄凉劲,语重心长地指点江山:每个老男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小Loli。言下之意,女人要么真嫩,要么扮嫩,除此之外,别无出路。
  Loli是谁?她曾经是纳博科夫笔下的Lolita,需得是12岁的年纪,才能做亨伯特的“生命之光和欲望之火”。这部充斥着赤裸裸的情欲、痴缠和迷恋的小说,最贴切的中文译名引用自苏轼的诗——“一树梨花压海棠”。冯唐易老、韶华难再,啤酒肚和地中海的缺憾,当然要由冰肌雪肤来弥补。红颜白发,相映成趣。这,才是老男人们的终极梦想。
  纳博科夫具象化了这种诡异的情意结,Lolita穿着比基尼出场,举手投足间都是性的诱惑。越天真,越性感;越惶惑,越渴望。用力过度,往往适得其反;举重若轻,方显英雄本色。西方世界把这些带着浅薄忧伤的女孩叫做“Lolita Girl”,简而言之,就是“少女强说女郎愁”,很有种8岁就敢说自己老了的劲头。
  但具体到东方世界,到我的祖国,“Loli”就演变成了一个爱称,一个符号和一种情绪。只有老女人才想扮Loli:那是没有鱼尾纹、晚霜和塑身内衣的年代,谈恋爱吃顿KFC都嫌奢侈。也只有老男人才会在谈起Loli时叹口气儿,语气里满是爱怜和崇拜,即使这种崇拜被Loli们肆意挥霍,也觉得荣幸之至。所以70后数落80后,80后鄙薄90后,90后无视00后……这都是嫉妒惹的祸啊。
  而且,根据纳博科夫和日本Loli文化的定义,14岁以上就没有真Loli了,有也是装的,再水嫩再纯真,也只能是秀水街上的LV和淘宝上的日单原单,伪造气质呼之欲出,再没有那种“混不吝”的挑逗与生猛的可爱了。但我们国家的真Loli们都在干嘛呢?争戴三道杠,和同桌划三八线,穿着纯化纤还要卖两百多一套的“abadis”校服为升高中而愁眉苦脸。所以,我们没有真Loli,只能扮Loli,我们的萝莉都是“少女外表少妇心”。穿上蕾丝可卖“萌”,架起梯子可“翻墙”,操起键盘可写稿,抡起菜刀可杀猪。
  时尚工业瞅准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漏洞,不惜余力要贯彻落实那些站在熟女前面留恋Loli尾巴的女青年们灼热的梦想,以飨那些明白真相却还心存妄想的围观群众。日本电影《下妻物语》里,体态和脸盘都带着婴儿般丰腴的深田恭子终日被令人窒息的粉色包裹。荷叶边、蕾丝细纱裙和蝴蝶头饰簇拥之下,辅以志玲姐姐的甜美声音——不管是真的还是捏着嗓子挤出来的,再嘟嘟嘴、眨眨眼,一个娇媚、空虚又柔若无骨的Loli就再生了。这充分证明了两件事:包装硬道理,化妆有奇效。反正男人都吃这一套。
  没有什么比Loli更虚假更易逝的了,蕾丝裙不适合跑跳,荷叶边不适合露齿大笑,法式美甲杜绝了一切略微不文雅的吃相。总而言之,要扮演好一个Loli,你就必须行为端庄,举止严谨,时不时露出带点痴呆的笑容;拍照的时候手指呈V,眼睛圆睁,不懂就不懂,懂了也装不懂。一个成功的真少妇假Loli,得怀着多么大无畏的英勇精神登上这表演台的啊!
  女人常问一个问题,男人到底是喜欢聪明的女人还是蠢女人呢?其实,真相从来只有一个:男人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越老、越聪明、越世故的男人就越是如此。所以,如果你已经超过14岁了,别犹豫,赶紧去买套Christian Lacroix的高级定制。嫌太贵?那一件Jill Stuart的洋装你总能买的起吧,这可是价值投资。再不成的话,Anna Sui的Dolly Girl香水,也可以做你的第二件衣服。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