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天美丽灿烂,直到不能

1.杀死了人生中第一只蟑螂。
用黑色的塑料垃圾桶,狠狠地压在它身上。
僵持了大概2分钟,双臂才瘫软下来。
俯在垃圾桶上,想哭,又有点想笑。
最后什么都没做,站起身来洗了洗手,木然地开电脑,上MSN。

这对我自己而言,是一个超越。

2.6.11回南京,6.24回西安,6.30回广州。
全部都是回,没有去。
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家了。

3.在傍晚的天桥下,听见流浪歌手弹吉它唱《天使》。
“像诗人依赖着月亮,像海豚依赖海洋”。
他隐藏在阴影里,看不见脸,只有手中的一把吉他和面前空空的铁皮罐子。
这首歌是应该唱得温暖和热情地,却被他唱得陡增一股悲切。
不过老陈唱得也一般就是了。

4.清晨的便利店里听见谢霆锋的歌。
一首一首听过去,从《要我怎么忘了他》,《活着VIVA》,《爱后余生》,《玉蝴蝶》,《启示录》……到《最爱之后》。
我过去10年的记忆,历历在目。

但其实,第一首歌响起来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歌,只觉得声音像他。问朋友,朋友说,新专辑啊。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曾经爱某人爱到死去活来,仓惶凄切,以为生生世世至死不渝。但其实若干年过去,不要说认不认得出他的子女,就连他已改换了的容颜,都要辨认许久,才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所以最轻易的就是爱,最颠扑不破的也是爱。但是很多时候,这种爱并不是我们对别人的爱,而是我们爱着自己的爱。

5.连《钟无艳》都有人写词析,而且写得九不搭八。
这样想,之前的《披星戴月》有词析也不过分了。
说不定哪天还能看到《北京欢迎你》和《不得不爱》的词析呢。
词霸,点解你的词如今成了这个样子?

6.自从林少女和黄要命的情事上升为全民八卦之后,我就不再热衷于此。
一切无他,只是2007年那首绝倒不能再绝的《爱人同志》之后。
少女再无升格为正宫可能,奸妃位置坐得定定。
而虽然我也叫他少女,但其实我心里知道,地产小王子,社会活动家林夕先生,绝对没有某些真正的少女们想象的那般心里口里全部都只有姓黄的一个人……

7.愿每天美丽灿烂,直到不能。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e: No title

现在我也不在广州拉。
不过我7月有可能还要到广州。。有可能也不会了……我也不知道。。。
你现在在哪里啊?

No title

和曼曼同学在京杭大运河边悠达达地走。然后聊到你。早几天拐弯抹角到过这里,知道你在广州。
哎。一一小朋友。我们俩竟然从来没有见过哎。西安没有。南京也没有。
哈哈。来问候下。加油。

No title

不用我来帮你拉?打死一只以后就不怕了的。摸摸……

No title

恭喜你!加油!
有人来找
你是第几只飞鸟